快捷搜索:  卵子  排卵  卵巢  xxx  as
广州代孕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今年7月起,一个现象引起时报记者的关注: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、浙江省人民医院、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、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的多个公用卫生间里,常能看到各种形式的“代孕”“性别鉴定”“包生男孩”小广告。“巧合”的是,这几家医院都是能够开展辅助生殖技术的三级甲等公立医院,有不少患有生殖系统疾病、不孕不育的夫妻前来就诊。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非法代孕小广告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多家公立医院厕所里

把非法代孕的广告贴进公立医院,小广告的背后是群什么人?地下非法代孕市场又是怎样的?在隐蔽身份与两家非法代孕机构负责人进行了长达半个月的联系,走访了多家医院和个人后,记者看到了一个大而危险的“陷阱”……

医院:

从卫生间蔓延到医院各角落

代孕小广告令人防不胜防

其实早几年,各医院厕所就有类似小广告出现,只是情况不太多,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井喷。

一年来,浙大妇院总务科和物业管理人员发现过以各种形式、途径出现的“代孕”“试管”“包生男孩”小广告,位置从相对隐蔽变得醒目,越来越无所忌惮。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非法代孕小广告

浙大妇院总务科副科长邵卫红说:“我们要求清洁工人一发现类似小广告就清理,但这些广告越贴越多,位置也越贴越高,甚至贴到了天花板上,有时需要请男清洁员带工具爬高去清理,简直苦不堪言。”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医院的清洁工经常需要爬高清理,擦完又贴

这样的小广告甚至从公用卫生间蔓延到了医院的其他地方,到了无孔不入,令人防不胜防的境地。

浙大妇院3号楼原本有个“严禁吸烟”的提醒牌,贴小广告的人在原来的牌子上覆盖一个“严禁吸烟”牌,下面是一串“代孕”“试管”“生男孩”的字眼和二维码;有的广告则出现在了门诊、住院部楼层的科室介绍栏上,消防栓、花坛柱子也未能幸免。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非法代孕小广告

“小广告形式在不断升级换代。”邵卫红说,最初的广告是用记号笔写在医院公用厕所的门和隔档上,或者是一张贴纸。后来,广告材料变成亚克力的长方形纸板。

现在的广告则做得更“正规”,比如,在“小心地滑”“节约用水”的提醒字样下,打上“代孕”“性别鉴定”“供卵服务”,以及电话、微信号……

一天最多能清理多少?邵卫红苦笑:“最多能清理几十个,而且往往是上午刚处理完下午又发现。我们也联络了医院保卫科,看看能不能揪出几个‘熟面孔’,可成效不大。因为这些贴广告的人行动非常隐蔽,要抓源头很难。”

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 记者暗访揭露猫腻

其他几家医院也有同样的苦衷。

机构:

驻址附近是上海一著名大学城

服务推介简单直接明码标价

在收集了多家医院厕所的小广告并进行号码归属地查询后记者发现,绝大多数号码的归属地都在广州,也有在上海、北京的。

记者通过微信加了小广告里的其中两家代孕机构。一家叫“快乐宝宝”,微信介绍显示其业务分布在广州、上海、南宁;另一家叫“天赐宝宝试管中心”,介绍显示地址就在上海。记者以多次没有胎心胎芽导致流产为由向两家机构“求助”,对方都迅速给出了“代孕”这个办法。

“我们的微信朋友圈有多个真实成功案例,我们是正规医疗公司注册,带身份证签合同,无任何中介费!”在推广代孕方案时,“天赐”公司的负责人说,“子宫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衰退,停经会直接导致子宫萎缩,租借子宫没有几十万元是搞不定的。”

两家机构都声称能够开展三代试管婴儿技术、借卵服务、代孕服务,项目费用从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,其中,“借卵+包生两个宝宝”的费用高达150万元!

广州代孕产子公司服务机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